刘尚希:个税征管欠公平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15-05-27 14:52:09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刘尚希:1964年9月出生于湖南省桃江县,现为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兼书记,曾任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、研究员、博士生导师。是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。

网易财经10月29日讯 距2011年个人所得税起征点上调到3500元已经整整三年,在这三年中,关于上调起征点的呼声从未间断过,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宗庆后就曾公开呼吁个税起征点应该上调至1万元,甚至还有人提出应彻底取消征收个人所得税。然而,据2013年的全年税收收入数据显示,个人所得税仅占全国税收总收入的5.8%。那么,寄望于对占比如此之小的个人所得税进行改革,通过上调起征点或者是干脆取消之,就能够真正的降低压在你身上的税负吗?就能够实现对于贫富差距的调节吗?相较于个税起征点我们更应该关注的是什么?网易财经专访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刘尚希,为您解答。

中国的税负谈不上重

 网易财经:个税改革一直被认为是“十二五”时期的重头戏,而明年就是“十二五”的最后一年,个税改革并没有取得突破性的进展,这是为什么?

刘尚希:现在大家对税制改革很关注,尤其对个税特别的关注,但财税体制改革的方案里头,针对税制改革的安排,就税种而言,实际上首先是营改增然后就是消费税、资源税,像资源税改革现在已经推出来了,已经走了一步,然后就是环境税、房产税,再后来就是个税,是这么一个排序。

网易财经:个税被放到了最后。

刘尚希:个税放到了最后,这个原因其实也很简单,因为个税跟房产税一样,改起来最复杂。

网易财经:个税改革怎么会那么难,难在哪里?

刘尚希:它涉及的面很宽,涉及到可以说很,每一个人的切身利益,就是包括交税的,然后现在不交税的人,都会非常关注,我们怎么样设计一个合理的,大家都能接受的这样的个人所得税制,实际上现在还需要时间。

网易财经:目前有方向吗,就是怎么样的个税税制是比较合理的呢?

刘尚希:其实税制合理不合理,没有绝对的标准,对一个国家来讲,你适合这个国家这个阶段这个时期的税制就是好的税制,一个根本的标准就是老百姓接受不接受,老百姓接受的税制,那就是好的税制,老百姓不接受的税制那就不是好的税制。

网易财经:有观点认为中国是一个重税国家,你赞同吗?

刘尚希:我的判断只是基于我个人的判断,我认为全面的考虑,根据我们国家现阶段所需要提供的公共服务来衡量,我认为现在的税负实际上谈不上重,如果说现在重的话,那意味着要大幅度的减税,大幅度的减税的话,公共服务靠什么来提供?是不是说我们相应的公共服务就可以减少?有的人可能会说,降三公消费呀,但是三公消费加起来一百个亿,你全部给它取消也就一百个亿,何况三公消费不可能全部取消,必要的成本总是需要存在的。

综合的运行成本高,占的比例偏高,这也是一个事实,但是它降低也是有限度的,其他的就是用于教育、医疗、社会保障,尤其是我们国家现在人口老龄化,尽管有社会保障的缴费,但是这个缺口是要财政去兜的,还有现在的环境治理等等一系列的,都是需要花钱的,天上不会掉馅饼,这些靠什么来支撑?靠税收。

网易财经:怎么样去衡量政府提供的公共服务和收上来的税收是否合理的,怎么样能做一个平衡呢?

刘尚希:这种平衡是非常复杂的,从老百姓这种直觉的角度来说,它就是几个基本的问题能不能较好的解决,一个就是上学的问题,再一个就是你看病的问题,再一个就是养老的问题,这几个基本的问题如果得到较好的解决,那你税负即使有所上升,老百姓觉得也值。

网易财经:其实您刚才说的几方面,政府并没有做好,政府没有提供好的服务让大家满意,所以大家才会抱怨说现在税负很重。

免征个税也不能真正减轻税负压力

网易财经:我这里还有一个数据是2013年的数据,全国的税收总收入将近10万亿,但是我们看到其中的个税收入,个人所得税收入只有6360亿,仅占总收入的5.8%,这样看来的话,个税占比是非常低的,但是为什么大家会都把这个注意力,焦点会集中在这个个税上呢?

刘尚希:个税占比比较低,但是老百姓又关注这个个税。

网易财经:这是为什么呢?

刘尚希:实际上这里头有各方面因素的影响,第一个是心理的因素,他有一种社会心理,因为一说个税那就想象到,与个人的口袋相关。

网易财经:对,每个月从我的工资里边拿走了。

刘尚希:对呀,看看这里头有什么动向,都是你交了税的那就从个人口袋里交钱的了,你现在没交税的呢,有的看看,以后我要不要掏钱呀,我收入水平涨了,我原来一个月挣3000块钱,现在我挣5000了,他你可能就要交税了,在这种情况下…

网易财经:所以关注度很高。

刘尚希:他就很关注,所以这是一种普遍的社会心理,因为你是个人的口袋它是紧密的联在一块的,所以我经常讲一句话,国家的这个钱袋子和个人的钱袋子实际上是有密切的关系的,你看起来好像是没关的,实际上是通过税收就紧密的联系在一起,在这种情况下,你只要涉及到个税的时候,实际上社会各个阶层,各个方面,都很关注,所以成了一个焦点。

网易财经:其实个税占比很低,即便是全部免了,也免不了多少。

刘尚希:是啊,6000多亿的个税,全部减掉实际上也是解决不了多少问题,并不会说使老百姓的宏观税负大大降低,实际上这个问题要从这种税负的角度来说,实际上不是一个主要的因素。

网易财经:所以其实我们看到现在呼吁说将个税的起征额调到1万,其实都并没有意义的这样的一些呼吁。

刘尚希:有些这些观点有点走极端,比如说把个税的免征额,俗称起征点调到1万,这种我认为有些看法也不排除是吸引眼球。

网易财经:这个问题我们就涉及到了一个叫做间接税种和直接税种,个税就是因为它是一个直接税种,所以引起了大家的关注,它占有5.8%,占有很大比重的间接税种,大家并没有关注到,所以想请您在这儿给大家介绍一下什么是间接税种呢?

刘尚希:一般来说是不大容易转嫁的,针对所得的这种征税,个人所得税,企业所得税,这都是直接税,不是这种所得征收的,比如说营业税,你只要有销售额就能征收,增值税,你只要有增值额你就得交税,这样来说叫间接税,相对来说这个税负是比较容易转嫁的。

现在我们国家的情况来看,按照这么一个大体的这种分类,就是直接税和间接税是三七开,大概30%是属于直接税,像个人所得税、企业所得税,其他的是属于所谓的间接税,间接税事实上就是对企业来征收的,当然也包括个人,但是这种都是与你的经营行为有关,与你的所得没有关系,这种间接税就和价格联系在一起。

价内税和价外税大同小异无实质区别

网易财经:我看到国外现在他们的产品都会标两个价,一个是产品价格,一个是税收价格,你买任何,包括一瓶汽水,他都会告诉你这瓶汽水的税收是多少。

刘尚希:是啊,实际上这是一个形式问题,所谓的价内税和价外税,价外税我是很公开透明的,我价内税好像是隐藏的,隐蔽的,看不见的,购买者不能察觉的,其实这只是形式,跟我刚才讲的,并非说你价外税这种方式就是百分之百消费者负担的,你即使加了这个税,如果老百姓购买者来说,他是按照整的价格,他不是看你企业定的这个价,我买一个产品,预期是十块钱,如果说你再加一个税,要达到十二块了,那就不买了,这个时候怎么办呢?对销售者来说,他可能考虑的我就要降价,我降价,原来卖十块,加上税卖十二块,现在我降到八块,再加上税十块,这个时候我就卖出去了。

那你说这个时候这个税,从形式上看是消费者好像负担了,你看加了一个两块钱的税,但实际上他不降这个价,可能消费者不接受这个价格,你就卖不出去,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实际上就变成了你是商家自己承担,企业来承担的,所以价内税和价外税是各形式问题,实际上没有…

网易财经:没有太多的区别。

刘尚希:对,形式上是一样的,跟我刚才讲的,所以有的人主张说要搞成价外税,有的人说要搞成价内税,形式的这种区分不能当成一种实质的区分,但有的人在这个问题上给它混淆了。

个税调节不了贫富差距与收入不均 

网易财经:您刚才多次提到了贫富差距还有收入不均等,其实这个问题现在在今年也是一个大家比较关注的话题,引发了很多的讨论,您个人认为,贫富差距以及收入不平等,是一个比较严重的问题吗

刘尚希: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,这种贫富差距的解决,实际上对我们国家来说,现在是面临一个大坎,搞市场经济的时候,邓小平说,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,然后是先富带后富。

网易财经:对,一部分人已经先富起来了。

刘尚希:他已经富起来了,而且现在富的差距现在明显的大了,下一步怎么样走向先富带动后富,走向共同富裕呢?这又是一个难题,这就是我们现在改革开放发展中面临的一个最大的问题,我们国家要从中等收入国家实现跨越,变成高收入国家,也必须要跨过这道坎。现在的经济降速,实际上不仅仅是经济本身所带来的,这里头还蕴含着一个社会问题,就是这种贫富差距等到达一定的程度的时候,反过来会影响经济,使你经济发展的效率降低,使你的经济增长速度下台阶。

如果说贫富差距越来越大,那你这个经济增长速度就会越来越低。

网易财经:个税其实是被寄予厚望的,个税被认为是一个调节贫富差距,调节收入不公的一个工具,您认为个税能起到这样的作用吗?

刘尚希:在解决贫富差距里头,毫无疑问要发挥财政的作用。

说到具体的像个人所得税,在这里头它是可以发挥一定的作用的。

网易财经:但是我觉得作用应该不会太大。

刘尚希:税收有一定的作用,但是这个作用不是现在像一些人所想象的那么大,比如说美国的个人所得税制,你从其他,从国与国之间比较来说,美国的个人所得税制相对来说是比较完善的,它对分配的调节力度也是比较大的,但是它也出现了这种(18:33)的现象,比如说巴菲特这个股神公开在报纸上发表言论,说他交的税,他所承担的税负和他的员工比起来还要轻,这是为啥?他个大老板挣的钱多,为什么他的税负比他的员工还要轻呢?这只能说明美国的税制有问题,所以美国的税制看似很完善,实际在调节分配方面也不是像一些人所想象的那样那么大。

在我们国家呢?你个人所得税能发挥多大的调节作用呢?你征来的这个税一共才6000多亿,它在税收收入里头所占的比重也就是六点几,在整个GDP里头占的比重那更低了,在这种情况下你指望它能发挥多少的作用呢?所以税收的这种调节的作用,是与它的这种收入的功能里头的,就是看你税收的收入的功能如果说比较大的时候,那你调节的功能才可能相应的增大。

中国的个税症结在于征税不公

刘尚希:我们现在应当尽可能做到公平的征税,什么叫公平的征税?按照现代理论来讲,就是横向的公平和纵向的公平,什么叫横向的公平?就是我们两个收入能力是一样的,那我们交的税应当一样,这叫横向公平;什么叫纵向公平?收入高的人应当交更多的税,收入低的人应当少交税,与能力相匹配,这叫纵向公平。

但是我们现有的个人所得税收制度,说实在话,现在还很难做到公平的征税,这里头一个原因在哪儿?原因是在我们的征管能力跟不上,征管能力跟不上,你这个税收,个人所得税收制度就没法儿真正的去落实。

但是我们现在在考虑调节公平的时候,想发挥个人所得税调节作用的时候,往往是仅仅考虑了一个个人所得税收制度,而没有考虑这个个人所得税的征管制度,它的征管能力是不是能跟得上,他这就出现了一种误区,实际上这就是一个盲区,认为你只要是调整完善个人所得税的制度,甚至把美国的个人所得税收制度搬过来就行了,根本就不考虑我们这种税收征管制度能不能做得到,你设计的很好,但是你做不到,那不等于白搭嘛。

我们现在这个之所以在公平征税方面做得不够,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有的人善于隐藏这个收入,隐藏收入,哪些人善于隐藏收入?往往是收入水平越高的人能力越强,收入水平越低的人能力越低,比如说高收入的人可以雇请税务师专门进行筹划,那么他就可以怎么样避税,甚至逃税、偷漏税,那你说普通老百姓呢?一般你请不起人,再一个你的收入来源又很少,很单一,那你逃什么税?你也逃不了,所以在这种情况下,往往就容易出现这种征税的不公平。

你征税都做不到公平,还谈什么把个人所得税当做一个杠杆,调节什么社会公平呢?那在这种情况下就很难,所以我们首先做到第一步,然后再说第二步,我们做到公平的征税,真正实现横向公平、纵向公平,在这个基础上然后再去考虑,怎么样发挥税收的调节作用,促进这个社会的公平。

网易财经:您认为个税改革在多久能够真正的推进,有没有一个时间表?

刘尚希:个税的这种…

网易财经:就是您刚才说建立起一个很好的征收体系。

刘尚希:个税的这种推进,在某种意义上是取决于我们的征收体系,而我们这个征收体系又不是征管制度,征管能力的增强又不是仅仅取决于税务部门,它需要社会的各个部门的合作,你像税务局、银行,现在你收入还有跨国流动,还有涉及到海关,各个方面都要通力合作,才有可能真正的对个人收入进行有效的监控,要不然的话是做不到的。

利用现代的信息技术,形成一个完善的这种个人收入,包括个人的这种房产的信息的这种有效的监控,能做到这一点了,那么你对个人的这种征税,包括征房产税才有基础,在这个基础上,我们就可以考虑设计一个什么样的个人所得税制度,然后再来去讨论。

网易财经:此前,王小鲁教授曾经做过一个报告,他测算出2008年我国城镇居民被统计遗漏的“隐性收入”高达9.26万亿元,其中5.4万亿元是“灰色收入”。如果的确存在这么一个大数额的灰色收入,那无疑是进一步增大的贫富差距与收入不均的。

刘尚希:是啊,所以你在讲灰色收入,王小鲁教授他做的测算,那实际上占的比率是相当的高,当然这个大家可能有不同的看法,但是一个事实是存在的,就是灰色收入它是存在的,怎么让这些灰色收入变成透明?这些灰色收入跟黑色收入还不一样,黑色收入可能完全就是违法,就反腐败,反腐败是解决黑色收入的问题,灰色收入的问题恐怕要靠制度建设,不是通过反腐能解决的问题,这就说明我们的一些制度还不完善,或者说处于一些制度的空白地带,没有对它做出这种规定,导致了它就变成灰色的了,你到底是合法还是不合法?说不清楚了,这就说通过我们制度的完善,解决这些灰色收入,让它变成白色的收入,透明的。

或者有的确实不合法的,通过制度的完善,那它就是黑色的,那你就是要予以取缔的,你犯了哪一条,该怎么判怎么判,变成了白色收入,纳入到白色收入,那就该怎么交税就怎么交税,如果这个问题都解决不了的话,你说还要靠个人所得税去调节收入分配?那就是一个良好的愿望。(倪惠)


脚注信息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14-2015 盘锦恒睿联合会计师事务所
网站设计制作:辽宁纵横资讯 电话:18804272244 辽ICP备15004391号